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再見,淄博最后的開國將軍
2019-01-07 09:01:14 作者: 董振霞
字號:   打印

  2019年1月5日上午,淄博最后一位開國將軍原南京軍區參謀長孫干卿逝世,享年100歲。這位一生戰斗的傳奇將軍,與我們從容告別。

  2007年4月9日上午,在南京軍區后勤服務處一座大院的10號樓里,88歲的老將軍曾接受過本報記者的專訪,一晃12年,將軍音容猶在,他的傳奇故事、赤子情懷都像一杯老酒,年代越久遠越醇厚。離休后的將軍心中裝著家國,也惦念著家鄉的山山水水。他戎馬一生,戰斗生涯就是從淄博黑鐵山起義開始的。將軍一輩子打仗,帶的部隊全是前衛排、前衛連、前衛營、前衛團、前衛師65歲,已經做到大軍區副職了,還被軍委派往老山前線,實地勘測謀劃指揮了老山和者陰山戰役。傳奇將軍,一生都在戰斗。

  18歲少年棄學投入抗日組織

  在記者的記憶里,88歲高齡的將軍仍舊腰板挺直,聲音洪亮,講一口濃重的臨淄話。說起黑鐵山抗日武裝起義,老人眼神變得凝重邃遠。1937年,18歲還是學生的孫干卿趕赴濟南,準備參加省立中學考試。沒想到,日機飛臨濟南,考試的學生紛紛逃亡。

  將軍的求學報國之路就這樣結束了。面對國仇家恨,18歲的孫干卿回到家鄉投奔了當時辛店的一支抗日組織臨淄抗日志愿訓練團。半年后,他所在的抗日志愿訓練團參加了黑鐵山起義部隊。

  “我雖然沒有在1937年12月26日晚上直接參加起義的宣誓行動,但是我參加到打鬼子的行列中卻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將軍告訴記者,12月26日下午,他們還在謀劃著到張店去打日本鬼子搶幾枝槍,但12月27日,黑鐵山起義的消息就傳了過來,他們幾個一商量,就抓起從別人那里借來的幾枝槍,跑到張店參加了起義部隊。

  渡江戰役第一個率部打過長江

  抗日戰爭中,將軍一直戰斗在山東境內。從魯中一直打到渤海,日本人投降后,他所在的山東縱隊第七師又被派往東北。時任副團長的孫干卿到東北之后接受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守山海關。

  孫干卿還記得,當時他所在的團指揮部就駐扎在一個藥鋪里。說起當年戰斗的故事,88歲的老將軍孩子氣地大笑,眼中星光璀璨。小藥鋪里的指揮部是他戰斗生涯里最難忘卻的記憶。

  守完山海關,剛喘了一口氣,時任第43軍某團團長的孫干卿又被調往淮海,參加渡江戰役。渡江戰役中,孫干卿所帶的團是前衛團,當時的兵團司令部就設在孫干卿的團部。時任兵團司令的洪學智給孫干卿下的命令是:“你的團是前衛團,必須第一個過江,今天就算抱著木頭,你也要給我打過長江去。”

  過江需要船。為了找船,一連幾天,孫干卿都在江邊徘徊。“有一天,哨兵來報,對面敵人陣營里開來了一條船。”開船的人正是來商談起義事宜的地下黨員。船的問題解決了,急脾氣的孫干卿馬上飛一樣帶著作戰計劃趕回團部。

  當天晚上,渡江戰役正式打響。浩浩蕩蕩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順利橫渡長江。孫干卿是第一個率部過江的解放軍團長。

  解放海南島將軍書寫傳奇故事

  解放海南島是孫干卿將軍生涯里最值得書寫的傳奇故事。1950年,剛剛渡過長江解放廣州沒幾天,孫干卿又接到了解放海南島的命令。他回憶說:“那場戰斗很苦,多數戰士都是北方兵,有的連大海也沒見過,很多人一坐船就暈,嚴重的吐得連膽汁都出來了。”

  在那樣的情況下,解放海南島的戰役打響了。雖然戰斗生涯艱苦,但將軍談笑風生,直言自己是福將,兩個偶然因素成就了他的解放海南島戰役。

  第一個偶然發生在黃竹戰役中。當時,孫干卿所率部隊將敵人包圍了,但他很快又被敵人包圍,我軍又把包圍孫干卿部隊的敵軍包圍,就這樣層層包圍,敵我軍隊就像一個大粽子。

  “一周后,我們的給養發生了困難,彈盡了糧也快絕了。”孫干卿說,他正在發愁時,突然發現前方敵人部隊開過來30多輛汽車,經過偵察,孫干卿發現車上的人很少,便命令部隊放了一槍,將這支車隊的頭車打翻。后來發現,這些汽車上拉的全是糧食和彈藥。

  一聲槍響解決了整個部隊的給養。孫干卿開心地笑了。

  第二次偶然是在三亞。部隊打過去,糧食沒了。當時,部隊身處荒郊野外,聯系大部隊極其困難。部隊又一次陷入絕境。一次漲潮的時候,他們突然看到海面上飄著的一條船很可疑。孫干卿說:“晚上,也看不清楚,我們就開始往船上放炮幾發空炮打過去,沒見動靜。第二天,派人過去查看,發現船上的敵人早就被炮聲嚇跑了,拋下的船里裝的全是大米。”

  炮校高級速成班來了個將軍學員

  1958年,“炮擊金門”的時候,孫干卿已升任廣州軍區某軍軍長。本以為干了一輩子步兵的自己會安安穩穩地在陸軍干下去,沒想到,一紙調令,讓他去炮兵任副司令員。

  “那時候,別說當炮兵指揮員,我連開炮都不會。”孫干卿告訴記者,他當時就急了,要求到炮校學習,可炮校給他的答復是“炮校的學員中從來沒有收過這么大的官”,拒絕了他的要求。

  怎么辦?這時候,孫干卿的倔脾氣上來了。他跑到軍區司令部說:“要是不讓我到炮校學習半年,這個炮兵副司令我不干。”于是,將軍進了炮校,成為炮校有史以來接收的第一個將軍學員。在炮校的高級速成班,他系統地接受了炮兵知識訓練。半年后,回到部隊,參加并指揮了“炮擊金門”戰役。

  65歲戰場上親手擬定作戰方案

  本以為在炮兵一直干到離休,沒想到,1984年,65歲的他又被派往老山前線,指揮對越自衛反擊戰。

  1984年,時任昆明軍區參謀長的孫干卿突然接到命令:“指揮自衛反擊戰。”想著“打仗可不能講價錢”的革命信條,他又一次接過了任務。65歲的他,親率偵察兵爬山查看地形,并親手擬定了老山戰役和者陰山戰役的作戰方案。

  在這場戰役中,當年在炮兵的任職經歷幫了他一個大忙。察看完地形后,他從南京軍區調入一個炮兵團。幾天后,老山戰役打響,我軍炮火占了絕對優勢,對越自衛反擊戰我軍大捷。孫干卿功不可沒。

  百歲將軍心懷家國夢里有故鄉

  在三個家庭勤務兵眼里,將軍待人隨和,平時生活簡單而有規律,每天都是五點多就起床,天好的時候就沿著大院散上兩圈步,然后就是在樓前榕樹下,中規中矩地做上半小時自創的健身操。晚上則要看新聞聯播和山東新聞。雷打不動的習慣,幾十年不變。

  將軍平時話不多,說的最多是關于“山東淄博”的故事,他會告訴勤務兵,臨淄淄河旁邊一個名叫矮槐樹村的地方,他曾在那里打了一場漂亮的抗日伏擊戰。張店有個衛崮鎮太平村,他的部隊就是從那里起義的。他年輕的時候,曾在臨淄做過青年志愿訓練團團員。

  久而久之,將軍的前后幾撥勤務兵都對淄博這個地方有了感情。有幾個甚至還在退伍后專門跑到淄博看了看。

  將軍好與人爭論,有時候觀點不同,他會把“官司”打到中央軍委去,軍委的領導都知道這個將軍是個倔脾氣。不過,最艱巨的任務,最危險的戰斗,都喜歡交給他去做,他們知道,孫干卿在任何困難面前都不會低頭。將軍有句名言:“別的什么都可以講價錢,打仗這個事不能講價錢,打死我孫干卿都不能當孬種。”

  再見,開國將軍!致敬,傳奇英雄!

  (記者董振霞)

  孫干卿,臨淄區梧臺鎮北安合村人。1937年10月入伍。1958年廣州軍區炮兵副司令員,廣州軍區炮兵司令員,1963年7月任海南軍區司令員,廣州軍區參謀長。1977年昆明軍區參謀長、司令部顧問。1961年晉升為少將軍銜,榮獲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和獨立功勛榮譽章。1984年9月離職休養。

  孫干卿將軍逝世后,目前健在的開國將軍尚存14人,他們基本都是在紅軍時期就參加革命,平均年齡都在百歲上下。健在的14名開國少將中,1955年授銜的有6人,1961年授銜的有3人,1964年授銜的尚存5人。 

        責任編輯 劉洋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沂源縣東里鎮積極推進黨組織陣地建設,充分利用“燈塔-黨建在線”山東e支部,助推民營企業黨建與企業發
在這個幾乎所有的傳統手工食品都已經被放到了工業化流水線上復制的今天,不忘初心,依然采用蒸煮、發酵、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可以提现的棋牌